Kelsier 一只白狐狸——
的毛绒绒大尾巴。

TEW/LOL/WOW
凹凸/终炽/东离

魂归故里。

旧背景韦鲁斯。
惩戒之箭x苍穹之光。不算cp向,说是韦鲁斯中心更合适。

配合BGM《X.U.》食用。

-

“来啊——”他大声地嘶吼着,把所有的痛楚和不甘、愤怒一把全掷进空气里,这一声撕裂了空气,把他所承受的、背负的族人所遭受的无妄之灾,这些年里无法被诉说的一切通通剥离出来,像他已经搭弓射出的支支利箭,离弦而出,交还赋予他痛苦的世界。
“我……就是这罪,这最深重的恶。我的双手冰冷,弓上箭上沾满了鲜血。还有什么可顾忌的?尽管来讨伐我啊!来杀我啊!”
他在咆哮,他在呐喊,直到声音开始嘶哑、肢体开始乏力。他没有停歇。
“哈哈,哈哈哈哈哈……要臣服了么?向这被轻视过的复仇者,向你不屑入目的罪...

是和哥哥的合照——吧唧吧唧,人男真好看啊。

最刺激的是游戏时间两个月过后才知道自己打开的观景和人家集体模式不一样,怪不得没有打光也没有暂停。
用(棉被王式配色)小裙子伪装爱抖露,计划通.jpg
本来想洗人男了,仔细一看觉得自己其实长得还不错,遂沉迷自己。

是第一次不直男审美的龙男。上一个也是龙男,然而肤色过于非人类导致什么发型都很奇怪。
突然发现金瞳太帅了,尤其是低头凝视的时候有一种锐利的感觉。发型也利落多了。
遗憾的是穿这个仍然怪怪的,况且还是黑骑。铠甲类的衣服就没看到几个不错的……法系倒是太多,但总觉得龙男不合适。
朋友评价说这次洗的很攻,有点受宠若惊?还是苦恼配什么衣服可以不那么斯文。

一个简单粗暴的故事。

然后就简单粗暴地重归于好了。

CP:League Of Legends/Talon x Ezreal.[R18]

设想应当是有前情感情铺垫的,时间线大抵处于两人闹翻了,彼此误会,但还存有执念。
结果突然重逢。

以上都是废话。为了搞而搞哪来那么多事。

委实说不怎么好吃,一年前或者更早的东西,突然想分享一下。如不合胃口请迅速点击红叉。

感谢阅读,无论您能否看到结束。

https://shimo.im/docs/lx6SURCTIhsTC80A

代替与替代。

私设大赛结束,嘉德罗斯冠军,其余参赛者死亡。微双嘉。


嘉德罗斯从不知恐惧为何物。

他能知道“恐惧”一词书面化的诠释,但也止步于诠释。“恐惧”这一情绪的感觉、表现,“他们在害怕。”

“看见了吗?他们瑟瑟发抖,哆嗦着嘴唇语无伦次,或者说根本叙述不出完整的字句,他们在颤抖,在恐惧。”

“他们因你而感到恐惧。”

或许在他曾碾碎过的蝼蚁前见识过这是怎样一番情绪——

可你会在意一只虫子的想法么?或是无意的漫步恰巧挡在了掠食者的道路前方,也许他不屑于清除微不足道的障碍,正因为微不足道,他睥睨了两眼收回斜目的视线就迈开步子继续前行了。接着蝼蚁就被踩碎了,毫无余地地、完整地干干净净地...

囚笼。

瑞嘉血族Paro。码一下片段。

堕落的气味。

嘉德罗斯恢复意识之后的本能感觉。

这个地方对于吸血鬼旧时代的亲王来说,肮脏、腐臭,四处弥漫着令他难以忍受再多一分一秒的气息。

但作为一个暂时性的避难所,这已经是格瑞能找到的条件最好的处所。

无数的记忆碎片在神经里接收到"回忆"这一命令的时刻潮涌而上,杂乱无章地打乱嘉德罗斯大脑中尚还残存的画面。

发生过什么?

他感到头痛欲裂。

嘉德罗斯像一只因伤而警惕异常的狂暴野兽,无意义的嘶吼无休无止,他嘶声吼叫,歇斯底里地,仿佛眼前所见到的一切都沾染上了惹他狂躁的因子,一件两件地接连被彻底毁坏。

他感到愤怒无法遏止。

他转...

傍晚五点。

"你根本一无所知,Jayce。"
维克托叹了一口气,难得的有一些不那么僵硬的情绪由他用冰冷的金属构筑成的面部显现出来。记忆并没有随着替换掉的人体血肉流逝,他将它们原封不动地转录进了可以替代其工作的机械器官。
只是其中含有必要的证想,和杰斯的讨论有不少值得记录的推想留存下来,比起微不足道的交情,它们要有价值得多。
他还记得从前同面前这个鲁莽直撞,但不可否认,在科技的创造上有着卓尔不凡的天赋的家伙的所有争执,甚至是合作。
也许是怀念,他更愿意认为定义为怜悯,尽管他已经开始质疑它出现的原因。
那仅有的毫厘。

"杀了他。"
他下了指令,转身收回视线,甚至没有再回头一眼。

© Kel的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